柳渣渣karroy

第一次追星,第一次那么喜欢素不相识的人,凯源让我学会欣赏,学会陪伴

恐怖宠物店(凯源) 第二章

不一会儿,王源就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来开门了。看着门外被晚风吹成鸡窝头的王俊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边侧身让他进门边又嘟囔了一句:“王俊凯,你嘿烦。”看着王俊凯举到他眼前的糕点,眼神亮了起来,就要伸手去拿。王俊凯一闪身避开王源的手。“王源儿,别想着立马来吃,先去把头发弄干,待会儿再感冒了。”

“你管我!”

“我就管你,我不管你谁管你。”王俊凯脚下换着鞋,一只手将食物护在身侧,另一只手握着王源的手腕将王源往里推。感觉到手上反抗的力量稍微减弱了些,有些疑惑地抬头一看,好么,他家小狐狸毛都炸起来了,一双眼睛锁定他手上的糕点,重心往下沉了几厘米,一副备战的架势,就等这他放松警惕,一举拿下他手中的糕点。小狐狸感受到他的视线立马别开脸。王俊凯勾起嘴角默默拉近两人的距离,把手放在王源的手肘上半搂着他,不给王源加速夺糕的空间,在他耳边低低地哄着:“别瞎想了王源儿,你斗不过你凯哥的,乖乖吹头发去,我去帮你摆好盘,温牛奶,等你把头发搞干正好可以开动。”

等王源吃完东西,满足地舔舔下唇,王俊凯就自觉地收好餐具,对王源说:“去睡吧,很晚了。”

“刚吃完东西,睡不着。今晚不回宿舍了?”

“嗯,今晚留着陪你。”

“谁要你陪啊。”王源顺手扔出一个抱枕。

王俊凯把抱枕接住放好,“嗯,我今天在现场受到了惊吓,需要源哥陪。”说着就要往王源身上蹭。

这时酷炫的海贼王片头曲响起,王俊凯动作一滞,转身坐在王源身旁,揽着王源黑着脸接起电话:“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电话那头是刻意压低的声音,但还是可以从尾音中听出声音主人平时略微轻佻的说话风格:“今天奶奶终于和我说话了,不是窝在地毯上,不是以那只白蛇的姿态,而是以她以前的样子,她劝我放手,但是凭什么!”声音的主人显得有些歇斯底里:“他们让奶奶变得冷冰冰的,十年之前就总也捂不暖了,现在也是凉凉的,没有温度,他们让我失去父母,他们想弄死我!凭什么我不能恨!我恨!”一阵沙沙的电流声过后,那人的声音重新传来,这一次却温柔平静许多:“今天奶奶来见你了,我在的时候奶奶却总在睡觉。其实我也知道奶奶要对你说什么,这也是我想和你说的,希望你下次能看到,收手吧,不要让奶奶担心了。”

王源看着王俊凯的脸越来越黑,用手摁了摁王俊凯皱起的眉头,对他做了个“别皱眉”的口型。王俊凯勉强对他笑了笑,给了王源一个“你先去睡”的口型,起身刚要拉开阳台的落地窗,就被王源拉住。无奈地摇了摇头,王俊凯对电话那头吼了一句:“华晟,你tm搞毛啊!”只听电话那头的人惋惜地恢复了平时的语气:“大哥你真是有够无趣的,这么诡异的案子,我这么辛苦地营造氛围,你就这反应?”王源发誓他听到了王俊凯后牙槽相互摩擦发出的声音:“我再说一遍,你tm有屁快放。”

“好吧,我把闫策的电脑黑了。”

“嗯,不错。”王俊凯的表情缓和了一点。

“刚刚念的那两段是他同一天的网络日记。”

“这人有病?”

“BINGO!。”华晟倒是挺平静:“一个多小时前我把日记发给墨点点,现在分析结果已经出来的,是精神分裂。主人格比较胆小怕事,被欺压,只有晚上出现,另一个人格就diao多了,不过报复社会的倾向很强。从日记的内容看,他出现幻觉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说,他是有病。”

“他家人是怎么回事?那么强的报复心,他是有仇家么?”王俊凯揉了揉眉心,这案子本身应该不算复杂,就是一个神经病服药过量自食其果,虽然死者的死相诡异了些,但他在刑警大队这两年诡异的案子也没少见。这种时候他都开始怨念自己准得不科学的直觉,一遍遍提醒他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加上和王源扯上关系,他就更不能掉以轻心了。

“不清楚,日记上就顾着宣泄情绪了,他的其他文件和浏览器都有加密,我还没破解。案子发生得晚,我们到现场的时候档案室都已经下班了,但是那边说明天一早就能吧东西整理好放到你桌面上。”

王俊凯看着斜靠在他肩上,轻阖着眼,打着哈欠的王源,放低声音:“行了,把日记打包到我邮件里,去睡吧,我们这连续一个月作战,是个人都受不了。”

“凯爷~我害怕,睡不着~”

“……”

“好吧,好久没遇到这样的电脑高手了,他设的保密程序很有趣,我现在在兴奋,睡不着。”

“……你看着办吧,今天睡太晚的话,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给你请病假。”

“大哥,我爱你!”华晟一声大吼,王源半眯着眼看了看王俊凯。

“……”王俊凯将手放在王源的眼上:“我会好好地把你的心意传达给文杏的。”

嘟……

“王源儿,回去睡吧。”王俊凯把手伸到王源的腿弯,正要抱起来。”

“凯爷~我害怕,睡不着~”虽然也是戏谑的语气,但王源软软的声音里带了点撒娇的意味,王俊凯不由得手一抖,“王源儿,你别闹!”等王俊凯把王源放到床上,王源搂着他的脖子,贴在他耳边说:“大哥,我爱你。”然后满意地看着王俊凯愣住,脸慢慢红透的样子,冷静地下判决,“好了,不逗你了。今天不许动手动脚,不许爬起来工作,我要睡了。”

王俊凯也是真的累了,这一个多月他们就没好好休息过,即使心中充满了疑虑,也是沾了枕头就着。王源被箍在他的双臂之间,抬头就能看到王俊凯微微锁着的眉头,想帮他揉开却被抱得更紧。让王源想起那时候店里的宠物合起伙来想要吓走王俊凯。那时还是个小土豆的王俊凯也是这样紧紧地抱着自己,明明嘴唇都已经发白了,也不太站的稳,还要故作镇定地捂着自己的耳朵,低声安慰自己:“源源儿别怕,凯哥保护你 。”就这样瑟瑟发抖地抱着不愿离开家门的王源在衣橱里躲了一下午,最后居然睡过去了。等第二天又一大早跑到自己家门口瞎嚷嚷。仿佛昨天吓得瑟瑟发抖的不是他。

嗯,王俊凯怀里是要暖和些,一身肌肉很有弹性,枕着很舒服。

第二天王源是被电话铃吵醒的,迷迷糊糊接起电话就把起床气往王俊凯身上撒:“王俊凯,你嘿烦。”

“嗯嗯,我知道。源源儿,先起来吧早饭吃了,你的作息对胃不好。我给你弄了碗甜的豆腐花,还有几块甜点在桌上,你吃完了坐一会儿再睡。”王俊凯那边的声音有点杂,听得出这通电话是忙里偷闲,但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带着点安抚的味道,把王源的起床气也化开了些。

王源坐在餐桌前,看着弄好的丰盛早餐,心想自己的警觉性真是被王俊凯吃了,人起床的时候没反应,弄早餐的时候没反应,还要他来当当闹钟。

“嗯。忙你的吧。”王源柔柔地应了声,然后果断挂了电话。这时候听到王俊凯的关怀让他莫名地有罪恶感,因为他知道无论王俊凯他们怎么努力,怎么拼命都触不到这件事的真相。人类有时候就是这样,自以为掌握了自然的奥秘,把自己经验和知识以外的东西划到不可能的范围了,然后徒劳地寻找所谓的科学解释。而真正的答案有时是在他们回避的可能性里。


恐怖宠物店(凯源版) 第一章

日暮时分,太阳刚刚睡意朦胧,C市的层峦间的灯火已经开始闪烁,将山坳间的薄雾晕染成昏黄色,街灯下一小群已经吃完晚饭的人围聚在已经被风雪打磨干净棱角的石桌石凳旁,看着两个中年男子下象棋,也随便聊聊家常里短,城市传说,给素色的生活润润色。而现在他们正七嘴八舌地讨论的,可不是什么好事。

“诶,听说了么?苗老太家的孙子被家里的养的蛇给勒死了。”

“不会吧,这怎么做到的,我看到过闫策那小子带着那只蛇出来溜达,挺小的一只蛇吧。”“也可能是毒死的吧。说起来也是可惜了,小闫那么聪明的一个孩子,每天不是倒腾电脑,就是和那只蛇待在家里,家里也不开个灯,最后也没落个好下场,可惜了苗老太辛辛苦苦把他拉扯大。”

“别瞎说,那蛇明明就是白色的,可没毒。再说了,谁敢把有毒的蛇卖给别人当宠物啊,店家不得吃官司?”

“欸。这可难说。”说话人故意停顿了一下,看了一圈周围凑热闹的人,确认每个人都好奇地看着他,才故作神秘地继续:“听说了吗?那蛇是从后山江边的因源宠物店里买的,这些年从他家买了宠物的,出事儿的可不少,诡异着呢?这刑警队都不知道上门多少次了。”

他话音刚落,人群中就位老者接茬:“哦,那家啊,我知道。之前有个老乡也买过他家宠物,特有灵性。十几年前是叫归乡吧。这名字也是不吉利,可不是好多顾客都回老家了么?据说啊,他家的宠物都是被亡灵过体了才显得有灵性,逮着机会就作恶。”

周围的人越说越离奇,搅得下着棋的两个人也心神不宁的,终于忍不住赶人:“别老讲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现在都哪个年代了,要看棋就安静点好好看棋,否则就到别的地方讲,别搁这烦人。”

人群渐渐安静下来,还有人不服气的小声念叨:“可别不信邪,这几千年的古城,什么事不能有啊?” 

而这时,他们所讨论的宠物店的老板也确实在对付着刑警,不过场面和他们想的可能有些不一样。

在C市的军区大院的某一间,因源宠物店的老板正和一位退役的特种兵和两位年轻的刑警吃晚饭。退役的老兵叫何卫国,头发花白,额头很高,浓眉厚唇,比较典型的西南长相,中年发福的圆圆润润的脸上几乎看不到褶子。这一桌子的菜都是他烧的,量不大,但做的很细致,看得出厨师是个懂得生活的人。何卫国左手边坐着的年轻男子和他有七八分相似,就是脸型更周正一些,脸上的肉也没有掩住他的棱角,眼睛也更大一些,但笑起来一样尖牙不见眼。这就是刑警大队的何涛了,外号核桃,圆润的体型也是不辜负他的外号。老人右手边的就是刑警大队的队长王俊凯,之前是特种兵,在军营里混得正好的时候自己申请的转业,在警局摸爬滚打了两三年,就因为出色的办案能力被提拔为队长。桃花眼,高山根,几乎可以用精致形容他的脸,细腰,长腿,几乎可以用完美形容他的身材,气质出众,拥有梦中情人的标准配置,不过似乎只是一只没谈过恋爱的单身鳖。而坐在两位刑警中间的,就是因源宠物店的店长王源,二十出头的样子,肤质好得另女生嫉妒,又生着一双好看的杏眼,黑葡萄一般明亮的眼眸,再配上索吻唇和名品下颌线,笑起来特别勾人。

此时的饭桌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剑拔弩张的。

“王源儿,你多吃点啊,何伯特意为你准备的呢?”王俊凯说完笑眯眯地把一筷子醋溜木耳夹到王源的碗中。

“诶呀,俊俊才是,工作辛苦了吧。”边说边夹了一大夹苦瓜炒蛋放在饭上,藏住木耳,然后一起夹给王俊凯,顺带将一只脚放在王俊凯的脚背上,身体微微倾斜,脚后跟正想用力,王俊凯突然将脚一收,带得王源一个踉跄,手上的菜也洒到了地上,被寄养在家里的军犬“团子”两三下吃掉了。

王俊凯对王源一挑眉——跟我斗?

直到王源把筷子伸向肥而不腻的五花肉,乐呵呵看戏的何家两父子才反应过来要挽救自己最爱的食物,何父低咳一声,示意两人安分点,“吃饭,别把工作上的情绪带到家里来。”说完给王源碗里夹了一筷子的腌黄瓜,“来,源源,这是我自己腌的你尝尝。”看着王源的嘴角抽了抽,王俊凯这才想到,小时候为了捉弄王源曾经告诉何父王源喜欢吃腌菜,每次看着王源不情不愿却面带笑容地吃这些东西,他又特别想去揉揉王源的脸,让那软软糯糯的脸表达他真正的情绪。此时,看到王源的嘴微微地嘟了嘟,王俊凯心中暗笑,多年的“训练”还是有成果的么,至少会嘟嘴卖萌了。嗯,还有点可爱。这么想着,王俊凯轻笑着将王源碗里的腌黄瓜和沾了醋和腌渍的米饭拨到自己的碗里,对何父解释:“王源儿最近不太吃这些东西,我爱吃,给我吧。”说着又把剥好的虾放到王源碗里。

核桃看着他俩互动,翻了个白眼想:说好的处女座洁癖呢?你自己懒得剥虾,不是厨房弄好的都从来不吃,看王源的手也没法想象他剥虾的样子,我以为这盘虾都是我的来的!而何父对这种小孩子的幼稚游戏并不想管。一桌人很快换了个话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挺久,等几个晚辈帮何父收拾好碗筷和餐厅,已经是9点多了。

等王源和王俊凯告辞了,何父才对何涛八卦道:“他俩这是怎么了?闹什么别扭呢?”

何涛挠了挠自己的毛刺:“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好像也不是小事。就是……”

“利索点!把话说完了再大喘气。”何父不满。

“我在思考怎么表述!”何涛回嘴:“今天跑了个现场,死者是天才程序师闫策,报警的邻居说他听到闫策崩溃的大喊“对不起,奶奶!对不起!对不起,我恨!我恨!”所以报警。等大哥整塌门冲进闫策家的时候,闫策身上怎么说呢,”何涛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组织语言:“像石化了那样,缠在他身上的那条宠物蛇也是。闫策脸上还带着笑,看着可诡异。队长认出那条蛇和一哥有关,就派人去接他到队里问问,蛇确实是店里的,但是这件事和一哥应该并没有太大关系。尸检发现闫策服药过量。虽然法医墨点点心存疑虑,但大多数法医都认为这是闫策的死因,闫策身体异常变化的原因也可能是与服用的药物的反应,毕竟不同的药物在人体中作用后对人体的影响也各不相同。精神性药物的制幻作用也可以解释闫策的失常。这案子本来就可以结案了,但大哥一直觉得有不协调的地方,就让我们队的花生,就是弄电脑那个把人电脑黑了。”何涛说到这不确定地看了父亲一眼,想确定他有跟上自己的思维,但何父明显没理解儿子的用心良苦,不耐烦地催促道:“我知道花生是谁,人叫华晟,又乱给人起花名。你说了那么多,重点究竟在哪里?”

“我这不是刚要说嘛。然后大哥就缠着一哥问了好久。他们在办公室里具体聊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个给大哥松口供的时候听到他俩在吵架。”何涛说到开心处,一人分饰两角演了起来。

“这事不查清楚又有多少人在背后说你你知道么?你居然跟我说商业机密不能透露,你tm在逗我?!”

“呵,王俊凯,我什么时候在乎过别人想什么,说什么,还是你也和那些人一样在怀疑我?”

何父看他一个人演的挺开心打断他,“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啦,我接到您电话,就按您的指示,把他俩带回来了。哎呀,爹,别瞎操心,他俩那么多年了,那次不是床头吵架床尾和,没事的。”

“这倒是。”何父想了想“不对,什么叫床头吵架床尾和,你这语文究竟是和谁学的?”

何涛笑的谄媚:“我这语文的启蒙老师不是您么?”被何父踹了一脚。

王俊凯把王源送到家,一路无话,倒是被王源关门时带起的门风甩了一脸,明明是木质的门,也被弄得挺响。王源就住在店里,宠物店背靠着凉山陡峭的那一面壁,往上居然顽强地斜生了几颗榕树,白天看着是挺有意境的,到了晚上,那随风晃动的树影倒显得张牙舞爪了。门前的江水,映着一弯新月,衬得夜色更凉了。王俊凯想起白天他一激动握住王源的肩膀,居然被他稍微有些瘦削的肩膀膈得不舒服,手上也不舒服,心里也不舒服,想着他肯定又没好好吃饭,火气又噌的一下,涨了好多。明明已经是初夏了,王源的体温还是偏低,凉凉的,让好像随时会消失似的,让王俊凯觉得不踏实。以前王俊凯的爱好就是把王源裹得暖暖软软的,也不管哪个季节。这两年也许是太着急,太专注与警局的事了,发现过来的时候,他已经那么瘦了。今天居然叫自己警官,是真的生气了吧。王俊凯有些头疼地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把车停在王源最爱的糕点店旁。店里的灯已经黑了一半,一个半大的女孩正在和父母一起收拾。王俊凯长腿一跨,快步走进店里,拦住姑娘就要收起桂花糕的手。

“你好,这桂花糕可以卖给我么?”这家店的桂花糕一直卖的很好,他也曾经为了这种甜腻腻的糕点顶着大太阳排队,现在得来全不费功夫,让他的声音都透着兴奋。小姑娘被他吓了一跳,抬眼看了看她,脸红红地低下头,犹豫了一下开口:“对不起,这糕点是留给我妈妈的,她睡前都要吃一点,我家这也没有别的糕点了,不然您去别处找吧。”

“诶,别呀!我这执勤刚下班,晚饭都没吃,”王俊凯特真诚地看着人小姑娘,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这低血糖犯了,也不好找其他地方,你看……”两人的动静惊动了正在后厨忙活的老板娘:“远远,怎么啦?”老板娘掀起后厨的门帘看到王俊凯,赶忙打招呼:“王警官啊,怎么了么?”小姑娘一听是警察,也有点崇拜,和母亲解释说:

“妈,他说他刚执勤完,低血糖犯了,要爸留给你的桂花糕。”老板娘一听不是公事,也不和王俊凯客套了:“诶,买什么买,小王你急用,就拿么。你也经常来,有时这桂花糕就没有了,今天就当我酬宾了。”王俊凯被弄得有点不好意思,忙摆手:“不用送,不用送,我看这桂花糕留的也挺多,可以卖我一半么?”

“行!”老板娘特别干脆地回到。

几分钟后,王俊凯回到因源,站在门口给王源打电话,声音都因为手上的桂花糕而更有底气:“王源儿,我在门口,手上提着李记的桂花糕,给你凯哥开个门吧。你不开门我可就自己吃了。”

“王俊凯,你嘿烦!”

挂了……


恐怖宠物店(凯源版)——人设

人设来源于漫画《恐怖宠物店》

侵删

撞梗删

背景设定:

世界:架空

时间:现代

地点:C市。山城,是古老而又现代的城市。因物产丰富而在古代盛极一时,也曾因战争而衰落,曾经因为地势不利成为弃城,也因为易守难攻成为一些小朝的王都。很有底蕴的一座城市,充满秘密和故事。发达,但不是国际大都市。灯火辉煌,点缀重峦,映照江面的时候很能激发人们对自然和人力融合度的感慨。

宠物店:曾用名归乡(源源父亲起的名字,看起来还是比较温馨的,但是其实包含父亲很复杂的情感,有时也可以理解为回老家),现在的名字是因源(在大名上有一行超丑的的字——源源家,是凯爷坚持要自己写的,凯爷说这样的名字比较适合宠物店的画风,重点是方便小时候的他找源源)。依山傍水,木质结构,依地势而建。出售各类千奇百怪的宠物,这些宠物都有自己的感情,大多可以化为人形。交易原则有三点1.是宠物选择主人,而不是主人选择宠物2.对每一个宠物都要严格按照源先生的要求喂养,否则后果自负3.保密,对于宠物的真身或是某些特殊能力都必须对外保密。

 

主要出场人物设定:

凯:霸气刑警队长(曾经是特种兵,为了追查暗杀养父的凶手而申请转业),不太受上司待见,因为有一丢丢热血。战斗力爆表,大胆果决,受源源影响,对非自然的东西抱有敬畏的态度,直觉超准,爱开玩笑,喜欢“碾压”别人,但其实对人又好又温柔。

源:恐怖宠物店店长,预言者后人(预言者是远古时代幸存下来的古人,能与动物交流,并有一定预言能力,秦时因为当局者害怕他们的能力而被绞杀),和凯是竹马,父亲失踪后接手宠物店,腹黑,天才,对世界有不一样的理解,爱笑,爱吃零食(尤其是甜食,对甜食抵抗力为零)。不轻易展现但战斗力满点,但是因为身体原因,体力有点跟不上(so sad┑( ̄Д  ̄)┍)。客户大多叫他源先生,自称没有姓,凯爷叫他王源儿(没错,姓也是凯爷任性加上的)。

王建军:凯爷养父,对凯爷影响最深的人,严父;使命感很重的一位军人。

Karry:凯爷送给源源的小猫,各种傲娇,但是对源源有很强的保护欲。源源宠物店里唯一一只正常的生物。

Roy:凯爷从源源家拐走的源源的守护神,萌萌哒小狐狸。

何涛:凯爷同事,外号核桃。不负核桃之名的圆润,聪明,和善,其实挺能打。(参考洪金宝形象)。父亲何卫国,凯爷干爹,退役的老兵,每天都乐呵呵的,是王建军战友,喜欢找王建军喝酒,厨艺了得,常常吐槽王建军。特别喜欢逗凯爷玩,对凯爷很照顾。

华晟:凯爷同事。外号花生,女权主义者,有点花花公子的感觉,但其实喜欢钟情于文杏。喜欢各种机械,电脑高手。

文臻:凯爷同事,外号榛子。妹控,很崇拜凯爷,近身搏击的高手,打架时相当狠厉,对犯罪分子带着恨意(因为家人是被他们所害),本来是专业打手,被何卫国赏识开解,才在刑警大队供职。还有一个特长是训练警犬,和狗狗关系特别好,爱狗人士。知道华晟在追自己妹妹,但看不惯他花花公子的样子。

文杏:外号杏仁,文臻妹妹,狙击手。冷静理智的的御姐,但对小动物抵抗无能,尤其是狗狗。和哥哥还有一个相似之处是对凯爷的崇拜。杏眼薄唇,身材曼妙,源源为她吃过醋,喜欢华晟。

墨点点:法医。文臻的暗恋对象。开朗大方,轻微洁癖和强迫症,对毛绒绒的动物(比如狗)接受无能。自卫主要靠手术刀,下手又快又准。


You deserve everything

2kingsFlourishing

一直没写东西给王俊凯,不是不爱,实在不知道如何下手。

我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不完美的男孩子,不是娱乐圈最好看的,没有眼花缭乱的舞步,还是个语死早,说的话中二又无厘头,甚至有人开玩笑封他为话题终结者。黑历史不计其数,

但是我越了解他一点,就更爱他一点。这种心疼又喜欢,又想当女友又想当妈妈的感觉实在是诡异,而又前所未有。大概,这也是他们的迷人之处吧。哪怕被虐的难受,仍然一心想着不愿他们受到一点伤害。

我怎么会喜欢上这么好的男孩子。

长得真好看啊,挺鼻子,大眼睛,长睫毛,哪怕是因为低血糖常常泛白的薄唇,正正好好,一点不差地戳中我所有苏点,从此,其他人长得再好看,再也与我无关。

跳舞好帅啊,跟其他男团比起来那么幼稚简单的舞步,你就是能跳的气场全开,根本无法将目光转移开。所以,在我眼里,你们的舞就是最好看的,哪怕每个人都跳的不一样,哪怕会笑场,我就是觉得好可爱好喜欢。

这几天首页总飘着段子手王俊凯的话题,竟然也圈了好多粉。看吧,哪怕你是语死早,大家还是这么喜欢你啊。嗯,已经不是初中的大哥,你就是这么天衣无缝,所以,我会一直一直喜欢你。

有时候觉得你单纯天真眼神澄澈,有时候又觉得你长睫下掩藏了太多心事,让人捉摸不透。你大概是我见过的最复杂但是又无可奈何的男孩子了。

很久以前在看洋葱视频的时候有路人在底下留言,弹吉他的这个小男孩眼睛里有故事:大家都吃着聊着笑着 今晚多开心。后来了解了他,嗯,真的有故事。


小时候喜欢幻想玛丽苏男主,总觉得是一个幻影,直到遇到你,那个人才一点点具体起来。苹果脸,长睫毛,大眼睛,小虎牙,大长腿,长得帅成绩好,对人又好又温柔,跳舞帅,唱歌好听,打游戏又厉害。会做饭,爱干净,可狂拽炫酷,可软萌幼稚。

所以,大家常常忘记这是一个只有15岁的男孩子。

你自己也常常忘了吧。

照顾队友是本能,受到攻击就是挡箭牌,所有事情都逼着自己做到最好。

明明是普通家庭,却有王的气质。在舞台光彩耀眼,回到自己简朴的家,还是会帮爸妈做饭。爸爸是出租车司机很辛苦吧,我教你们一句在重庆最实用的话:粗租cei~

没有年少成名的傲气,在学校还是谦逊得所有人都喜欢。可以穿隆重正式的演出服,也可以穿几十块一件的淘宝爆款。问你觉得自己品味怎么样,你笑笑说我知道都叫我土霸橙,可是你还是坚持穿,因为是妈妈买的衣服。

用纸巾裹住眼睛,眼泪就看不到了吧。但从此你再也不需要了,因为你再也没哭过,好像疼过那一次,后来就没那么疼了。从毫无舞蹈基础到如今舞台上的凯皇,用了四年。

从11岁起,每个周末都是六点起,自己坐地铁去训练。这时的你不知道自己能否成功,甚至连这家小小的公司能撑多久都是个未知数。但你就是这样坚持下来。

四年,七批,练习生,

王俊凯,始终喜欢坐在窗边,

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从进公司起就是团宠,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哥哥们几乎对你有求必应,训练时也会给你加油打气,看着那时的你笑嘻嘻和他们闹成一团,又感动又戳心。那时候有多喜欢他们,分开的时候就有多难过吧。四年,7批练习生,你始终咬牙坚持。

没人知道从一个闹着和别人换礼物的孩子到温柔细心会照顾人的leader要经历什么,这其中的冷暖苦乐,你也只是默默咀嚼吞下。

凭什么一个不会跳舞唱歌破音黑黑土土的小土豆能成为今天的王俊凯?在13岁的时候问你有没有想过不当歌手怎么办,你说第二条路还没有想好。凭什么?也许就凭这一份破釜沉舟的勇气和天真。太多人给自己留了退路,于是我们一退再退,终于变成一个个面目模糊的普通人。

小土豆,你怎么就长大了呢。

不希望你们再被说成孩子,你们早已经历了同龄人不曾经历的艰辛,你的沉稳大气,也非同龄人可以企及。你们不是在瞎搞,只是很认真地沿着梦想的轨迹。

但是有时候真希望你一直是个孩子,会熬夜追番,打游戏超级厉害,像漫画里的少年一样热血中二,会说翻过这道墙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我们都特别想把你们好好保护起来,不受一点伤害。看着你一点点破茧成蝶,这痛苦只能自己承受,荣耀也必定属于你。

有人问,你这么喜欢他们,值得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You deserve everything,你值得所有最美好的东西。

13岁时问王俊凯,他说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无论如何也要走下去。
14岁时问王源,他说选择了这条路,就一定要走下去。

大概一起扶着,就能坚持下去吧。
风雨同舟,与你并肩。

只是大哥,有时候也可以当一下小凯,太累了就眯一下,多睡十分钟,我们会等你,然后,就不许偷懒了哦。

毕竟十年,才刚刚开始呢。